追蹤
希爾凡妮斯的模擬夢幻島
關於部落格
Welcome to Sylvanes' Sims Neverland
  • 2381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黑寡婦挑戰】雪夜‧歸人─序章之二


        前章說到,燁麟睡至半夜被一陣細碎聲響吵醒,睜眼一看,竟看到女主人赤身裸體爬上他的床…
 
        燁麟頓時睡意全消,一把推開女子,翻下床閃到門邊上。
 

燁麟:妳…您這是什麼意思?

女子:噯~這麼緊張幹什麼?還有什麼意思?我說過,我招待過的人,都留下些東西當做謝禮,
看你一副窮相,想必也拿不出什麼來謝我…
 

燁麟一見女子向他走來,趕緊背過身去。
 


"不過…看你生得一貌堂堂,這可是你謝我的好機會呀!"女子湊到燁麟面前。
 
燁麟:我…我是有家室的人了,請您別這樣!

燁麟緊張地往後退了幾步,慌忙別過頭。

 "有什麼關係!這裡山高水遠的,有誰會知道?你就別顧慮了,快來呀!"女子上前就要抱他。
 

誰知燁麟使勁推開女子,急道:「承蒙錯愛,但我實在不能接受您現在的行為,請您自重!
…感謝您今晚的收留,我會想辦法答謝您,請恕我必須告辭了!」
語畢,連忙轉身邁出房門。

看著三步併做兩步奔出房間的燁麟,女子隨手披上衣服,自語道:
"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愚蠢男人!想走?門都沒有!"

燁麟著急地待要推開大門,突然……

 

燁麟:這是什麼?我怎麼…動不了了!"
 
女子慢慢踱步走近燁麟面前。



女子:你這男人真不自量力,真有膽子!我還第一次遇到敢拒絕我的人!
你難道不知道我這裡向來是進得來出不去的嗎?

燁麟:妳到底是什麼人?

女子: 現在才想到要問?太慢了!你就乖乖待在這陪我吧!
 


燁麟:....放開....我........

燁麟:啊~~~~~~~~~~~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香勻:燁麟!!!!!!!!




大嬸:香勻,妳又做惡夢了!

香勻:郝大嬸,最近我一直心神不寧,總覺得燁麟...出事了!我...我要上山去找他!

大嬸:別說傻話,妳現在肚子已經這麼大了,怎麼能上山呢?

香勻:可是......

大嬸:再說燁麟究竟在什麼地方,咱們也不知道,怎麼找得到他呢?
別想太多,燁麟一定快回來了!來吧,到前頭喝我給妳熬的熱湯,補身子的呢!



香勻:..................


然而,天色越暗,香勻越是心亂如麻,如同千萬隻螞蟻再心上鑽咬一般........





趁著夜色,香勻決定背著郝大嬸,獨自上山尋找燁麟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山路越走越窄,天也逐漸亮了。"燁麟,你在哪裡?"香勻一路上不斷喊著燁麟的名子.......



每經過一個山坳,香勻都期待轉彎處走來正要回家的燁麟,然而,她心中的企盼卻一次又一次的落空......




香勻終於忍不住靠著一塊石壁哭了起來..."燁麟...你到底在哪裡?你不是說在孩子出生前就會回來的嗎?"

香勻不斷捶打著身後的石壁,就在這時......





轟隆震耳的聲響,伴隨著大量塵土,原本完好的石壁上,竟出現了一道暗門......

香勻在門口愣了半晌,小心翼翼走進去...這時門卻應聲關上.......



香勻只能硬著頭皮順著樓梯往底部走...



一股強烈的寒意向她襲來......



眼前是一條狹長的通道,四周的石磚彷彿生著一層冰,映著詭異的藍光,通道兩旁擺著無數的人形冰雕,逼真的令香勻毛骨悚然........

轉角石龕上,映入香勻眼簾的,竟是一具白骨!



香勻嚇得趕緊從邊門跑出通道。

邊門內,擺滿更多的冰雕,還夾雜著各式各樣的寶箱、珍寶與古物...





香勻心裡越發地不安,"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?"

快速穿過人像,香勻沿著伸手不見五指走道向前探,終於在盡頭看到了一點光線....



越往外走,香勻眼前逐漸亮起來,隱約間,她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!



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人!

"燁麟!!!"香勻大喊,邊往前跑去。



隨著燁麟的身影越來越清晰,香勻感到不對勁,腳步逐漸慢了下來!

來到燁麟面前,只見他緊閉雙眼,香勻伸手一摸,竟發現燁麟身上覆著一層冰!



"燁麟,你怎麼了?你怎麼變成這樣?燁麟,你說話啊!"儘管香勻聲聲叫喚,紀燁麟依舊一動也不動。

"你睜開眼啊!睜開眼看看我......只要一眼就好......"香勻潰堤的淚水奪眶而出,眼淚落在燁麟身上,轉眼化成了冰......


"省省力氣吧!再怎麼叫他也不會回答你的!"身後一個女子的聲音竄出。



幽暗的光線下,香勻看見一位白衣女子。香勻驚恐的問到:妳到底是什麼人?

"這個問題他也問過"女子指著燁麟,"不過還沒得到答案,他就成了這個樣子!"



香勻:妳到底是什麼東西?

女子:既然妳這麼想知道,張大眼睛好好看著吧!





香勻:妳...妳是雪女?!

雪女:算妳有見識!



"妳殺了我丈夫!"香勻歇斯底里的對雪女大喊。

雪女:殺他?哼哼~他不過是被我冰封起來罷了!外頭那堆妳以為是冰雕的,才是死絕了的!
那些見到美色就沒了理智的男人,活該栽在我手上!不過...哼哼~至少死了也是個風流鬼...哈哈哈哈......



香勻:我丈夫才不會做這種事!妖女!快放了他!




雪女:哼!妳還真了解他!
是啊,像他這種美女投懷送抱,還無動於衷的笨男人,我還是頭一次見到,當然要好好留著欣賞!



香勻:妳還講道理嗎?那些把持不住的男人,被妳奪走陽氣也就罷了!
守的住的男人,卻又要被妳冰封!遇到妳的男人哪還有選擇?

雪女:有!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要遇到我!

香勻:妳.............!
妳不放他!我就自己把冰打碎!

雪女:打碎?外頭那些風流鬼死了還留個形,你要是打碎這冰,妳丈夫不但活不成,
也會跟著碎成千塊,不想再見到他就儘管動手吧!

聽聞此言,香勻差點氣暈過去,全身不停顫抖......



她知道鬥不過雪女,終於頹然一嘆,落下身段:到底要怎樣你才肯放他?



雪女:哈!有妳這樣癡情的妻子,倒也能死而無憾了!要我放他,可以!

我要十個跟你結過婚還有過關係的男人陽氣!

用他們來換他,收滿十個,我自然會放了妳丈夫!

香勻:這種傷天害理的事,我不會做的!



雪女:不答應是吧!那我只好現在就替你把他打碎了!等著收他的碎片吧!

"不要!!!!!!!!"  香勻見狀失聲大叫。



雪女:怎麼?你不是不想見他嗎?

香勻:我...這........

雪女:我可沒這麼好耐性,妳做是不做?

香勻:我...我做就是了.......

雪女:這才像話!
既然妳答應了,這筆交易就算成了!不過為了確保妳會信守諾言,妳該留下身上最珍貴的東西做擔保.....
唉呀呀~我都忘了!你們一對貧賤夫妻哪有什麼值錢的東西....
啊!我知道了,妳就留下身上最寶貴的那塊肉吧!



雪女伸手像香勻一揮,一道閃光打在香勻身上,刺得她睜不開眼......



再抬頭,香勻看見雪女手上抱著一個嬰孩,一個被冰封的男嬰!

"我的孩子!" 她再次尖叫起來,撲向雪女。

雪女不耐煩了,揮手逼退香勻.....

雪女:好好去做答應我的事,我自然會把兒子和丈夫毫髮無傷的還妳!
該說的我都說完了,快走吧!



又一道光閃過,睜開眼,香勻已落在一條回家的路上........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拖著疲憊身子,香勻神情恍惚的回到家中..........



香勻摸出一直藏在床榻下的珠寶盒,幾件首飾都是母親留下的。
香勻幾次想賣了給家裡添些家用,都是燁麟攔了下來,他說這是香勻對母親剩下的回憶,
他寧可在外頭辛苦點,說什麼也不讓她把首飾賣掉。



想到這,香勻不禁又落下淚來......
"要是當初我堅持點賣了首飾,或許就不會發生今天這種事了......"
 
香勻拿著家中唯一值錢的珠寶盒,離開了模海。
雪女要十個男人的陽氣,模海有太多香勻熟悉的人事物
她怎麼下得了手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香勻失神的來到雙子溪鎮.........

走在喧囂的街上,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來讓自己的心不要那麼痛,不那麼絕望。

下一步該怎麼走?現在的她不願想也不敢想,只想讓自己忘掉那突然發生的噩夢

儘管只是暫時的也好......


香勻不知不覺走進一家叫"紅約會"的酒吧....



女子:那女孩是誰啊?穿的好土喔!

男子:八成是鄉下來的土包子.......

香勻不入時的穿著,引起旁人議論。


香勻失魂落魄地往吧台走去,坐下,木然的要了酒........



"小姐,要點什麼?"酒保問到。

"什麼都好......只要能醉的...什麼都好......"香勻雙目呆滯,喃喃的說。

酒保俐落的倒出一杯酒遞給香勻。



香勻就這麼一杯、接著一杯,淚水也隨著濃烈的伏特加酒往肚裡淌.......

問世上最容易醉的調酒,就是眼淚調伏特加..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....酒保又端了杯酒放到已然酣醉的香勻面前:小姐,坐在那邊的先生,想請你喝杯酒。

香勻半睜醉眼,恍惚間看見坐在不遠處的男子正衝著自己笑.....



香勻沒多說什麼,伸手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........便昏然睡去........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

早晨,香勻在刺眼的陽光中醒來,她下意識的撫摸自己的肚子,這是從懷孕之後每天睡醒的習慣...

然而摸到自己平坦的腹部,所有的記憶一瞬間湧入香勻腦海中!

燁麟不在了,現在連孩子也不在了!她豁然從床上驚坐起!




舉目四望,她頓時打了一個寒顫,房裡一個人也沒有,這個房間不是自己的臥室而是一個陌生的房間。




神情一愣,香勻慌亂的爬下床四處尋找那只隨身的珠寶盒........



但卻遍尋不著.......




香勻吃驚得跌坐在床上,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是一絲不掛.....




香勻努力的回想昨晚究竟發生什麼事......一兩個模糊的畫面閃過眼前.........
 




腦袋裡轟然一聲,她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!

自己不但被劫了財,還被......某個禽獸給......姦污了!!!


香勻衝進浴室將水開到最大,和著水聲放聲大哭........








走出浴室,她在沙發上呆坐許久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突然想起什麼,急忙找出上衣內襯一摸.........幸好還在!



母親留下最美麗的一件首飾,香勻怕丟失,一直都縫在衣服襯裡,原本打算做一輩子的傳家寶!




她擦乾眼淚,穿上衣服,跑到鎮上的當舖,當了那件首飾!




走進沙龍,徹底將自己改造一番。




那個將她呵護備至的男人已經不在了,幸福也不屬於她的,以前的那個柳香勻也死了!



在這裡,沒有人認識她。

香勻發誓,一定要逮到那個乘人之危奪去她清白的男人,並殺了他!

十個男人...現在就當作是為了她自己......






一切,都從這裡開始.....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序章終了!

下一章:序章番外篇

敬請期待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