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希爾凡妮斯的模擬夢幻島
關於部落格
Welcome to Sylvanes' Sims Neverland
  • 2381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黑寡婦挑戰】雪夜‧歸人─第三章‧縱擒


前情提要:

瑪克成了雪女第一個無辜的祭品,
悲痛的香勻,來到了河口攤公園......
 
傷心欲絕的香勻呆坐在長椅上......
 


 孤淒的背影引來涼亭裡的那人關注......
 


勞爾走近香勻,看著香勻因抽咽而顫抖的背影......

勞爾:香勻...妳怎麼啦?

香勻抬起頭,一見是勞爾,方才哭乾的眼淚,霎時又湧了出來!



她撲進勞爾懷裡,哭倒在他肩上。



勞爾被香勻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!


 
兩隻手停在半空,不知究竟該怎麼處......
 


但看香勻哭得如此傷心,勞爾還是輕輕摟住香勻、拍著安慰她......
 
勞爾:香勻...發生什麼事了?
 


 “...瑪克...瑪克...瑪克他......”香勻早已泣不成聲。
 


勞爾:香勻,先冷靜一下...瑪克他...怎麼啦...?
 


“瑪克他.....他已經...已經...死了..........”
 


 “死...了...!”
勞爾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重複這兩個字...
 


 
“香勻,這種玩笑可不能亂開!妳說瑪克死了?!
他為什麼死了?怎麼死的?
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面對勞爾一連串的問題,香勻什麼也說不出口,只是哭著直搖頭......
 


 勞爾著急了,抓著香勻的雙臂問到:「香勻妳不能只搖頭啊!
瑪克現在在家裡嗎?妳家現在還有別人嗎?
梅爾呢?梅爾也在家嗎?」
 


一句話倒提醒了香勻!
香勻心頭一驚:「梅爾!梅爾還在家裡!!」
 
瑪克一死,她心頭亂得只顧哭著跑出來,竟把梅爾一個人忘在屋裡!
 


 “香勻!!”
 
香勻慌忙轉身望家裡跑,也顧不得勞爾在她身後拼命的叫著!
 


------------

著急返家的香勻衝進梅爾房裡,小梅爾正在嬰兒床內大哭著.......

 



香勻趕忙上前一把將他緊緊摟住。
“梅爾...對不起...媽咪不是故意的...下次不會再放你一個人在家了......”
 


安撫了小梅爾,走出房門的香勻,
見到瑪克留在桌上的那只空碗,
她又嚶嚶地低泣起來......
----------------

當晚......






 
"柳香勻小姐,我是雙子溪鎮警,請讓我們進屋調查!"



女警:請問這是死者生前吃的食物嗎?

香勻:.......是......

女警:那我必須帶回局裡做化驗!
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-----------

警方在屋裡巡檢了一晚上, 一夜無眠的香勻,終於累得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 


時至傍晚,香勻被一陣門鈴聲吵醒......
 








"香勻......"

香勻:勞爾......是你啊......
 


勞爾:香勻,昨天我同事來這裡調查,希望沒有嚇到妳跟梅爾......
 
香勻:沒有...沒關係....
 
勞爾:瑪克生前吃的那晚通心粉化驗結果出來了,沒什麼問題......

 

"沒有問題嗎......?"

香勻心裡滿是愧疚與驚訝,根本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感到幸運。

愧疚的是,若查出裡頭的毒,香勻因此獲罪,或許她也不會對瑪克感到如此內疚;
驚訝的是,這“三步倒”,不只藥效極快,竟然還一點痕跡也不留下......
 


勞爾:我問過醫師,他說有種“猛爆性胃出血”會讓人猝死。
瑪克以前胃就有毛病,很可能...是這樣走的......
唉!只可惜人一死,太快就屍解,沒辦法查出確切的死因......香勻......妳要節哀......
 
香勻:嗯......
 


勞爾:...這裡還有瑪克的身故保險金,總共五萬塊,妳收下吧!

香勻:...謝謝你......

勞爾:瑪克不久前曾跟我說過,如果存夠了五萬元,他想給你們蓋一間大一點的房子...
只是沒想到這些錢,卻是以這樣的方式交給妳......
 
香勻:.........
 
勞爾:香勻,妳就拿這些錢給妳和梅爾整修房子吧!也算是了了瑪克一樁心願......
 
"嗯...我會的......"香勻的眼眶又紅了起來....
 
勞爾:...妳可以帶我去看看瑪克嗎?

香勻:......瑪克在後頭...跟我來......
-------------



"瑪克老兄...是我,勞爾。
......你怎麼.....都還沒過上好日子......竟然這麼快就走了...................
唉~~或許...這都是命吧!你好好安息,我們都會常來看你的......"
 


勞爾:......香勻,如果沒什麼事,我先回去了!
妳要照顧好自己,有什麼要幫忙的,儘管跟我說就是了!
 



香勻:...呃...勞爾...關於整修房子的事......

勞爾:嗯?

香勻:...那個.......能請你幫忙嗎?

勞爾:要我幫妳找建築工嗎?沒問題呀!
 
“...是不是也可以麻煩你監工...就在我家......住一段時間?”香勻說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 


"住一段時間啊......" 勞爾遲疑了一陣...

香勻趕緊說:

「不用太久的!就住到梅爾斷奶就好了!
梅爾現在還需要時時看顧著,我又不放心請來的褓母,
如果我還要管房子的事,恐怕沒辦法好好顧著梅爾
......只是...希望這樣不會讓你太為難......」
 


聽香勻這麼說,勞爾淺淺一笑,點了點頭:「如果是這樣…我就在妳們家叨擾一段時間了!」

香勻:謝謝你,勞爾......
----------------
 
勞爾,就在香勻家住下了。



受香勻之託,很快的,勞爾便找來一批建築工,大刀闊斧開始整修香勻的新房子。
 


就在這敲敲打打之間.......
 



轉眼到了梅爾的生日......




瑪克剛走不久,香勻沒心情給梅爾辦生日派對,只買個蛋糕,與勞爾一起替梅爾過了個簡單的生日。
 



請來辛苦的建築師傅們一起吃蛋糕,氣氛也還算熱鬧。
 



這些日子,多虧有勞爾的幫忙......
 


香勻才能心無旁騖的照顧梅爾,並看著他平安長大。
 



而這幢新房子,也因為有勞爾認真的的監工,工程進度十分快速,算算也到了將近完工的時候。
------------
 


這日,從超市採買雜貨的香勻一進家門,就看見勞爾正坐在客廳地板上教梅爾說話。
 


勞爾:梅爾新家有很多書櫃~來說~書~~櫃~~
 
梅爾:租~~會~~
 
勞爾:來~看勞爾叔叔的嘴巴~書~~櫃~~
 
梅爾:書~~櫃~~

勞爾:梅爾好棒喔!


 
看著梅爾那張認真的小臉,香勻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 
勞爾聽見聲響,回頭一見是香勻回來,趕緊迎上來。



“香勻,你們的新房子,今天總算是徹底完工了!妳看看滿不滿意吧!”
 



勞爾:客廳向外推了不少,還添購了許多書櫃,以後可以舒舒服服的在這裡看書了!
 



香勻望著翻了兩倍大簇新新的屋子,看得有些傻了!
 


“勞爾,這些日子真的謝謝你了!”
 
“沒什麼!沒什麼!能夠幫上忙,我也很開心。”
 


梅爾這時候也湊到兩人腳跟前,伸直了雙手喊著:抱抱!
 
“你也要抱啊!那給勞爾叔叔抱吧!”



勞爾一把抱起梅爾在懷裡逗弄著。
 
“看來梅爾跟你挺投緣的,不如給你做乾兒子吧!”香勻說。
 


勞爾:乾兒子啊!好啊!梅爾叫乾爹吧!
 
梅爾:嘎~爹~~

勞爾:這小傢伙學得挺快的嘛!
-------------------
.......
..........



當晚香勻睡在新房間裡,但卻翻來覆去睡得不安穩。
 
房間裡充滿新房子的油漆味......



轉頭看嬰兒床裡的梅爾,依舊睡得穩穩當當。
 



盯著天花板,香勻想起小時候在模海進新家睡新床,總有個入宅安床儀式,
什麼過火爐、吃甜湯,有好多道程序,以求個全家平安順利,
小孩子不耐煩,總被大人嚇唬道,若不好好進行儀式,晚上會有小鬼來搗蛋,
但現在搬到雙子溪,也沒人在乎這些個習俗禁忌了。

想到此,香勻又閉上眼......
 
然而一闔眼,便聽到隔壁房間忽然傳來細碎的傢具碰撞聲......



“該不會真的有小鬼來搗蛋了吧?!”香勻嚇得翻身坐起!
 



隔壁是勞爾的房間,這麼晚了,勞爾還沒睡嗎?




隨著聲響越來越大,香勻猶豫著是否該前去查個究竟......

就在這時...

「碰!」

一聲巨響,香勻嚇壞了!忙向勞爾房間直奔過去!

...................

甫進房間,一個悠忽的影子從香勻眼前飄過......

 

“瑪克!?”
 
那一縷幽魂像是沒有聽到香勻的叫喚,飄向門外,化做一陣青煙......
 
香勻再一轉身,看到的卻是這般景象......
 


勞爾倒在地上不醒人事!
 
香勻著急的上前察看......



“勞爾,你怎麼了?勞爾,你醒一醒!”
 



過了一會兒,勞爾終於逐漸轉醒......
 



清醒的勞爾仍是一臉的驚恐......
 


香勻趕緊問到:「勞爾,你還好嗎?剛才發生什麼事了?」



 
“我也不清楚...我睡到半夜,忽然床就自己搖動起來,還發出陣陣奇怪的聲音...
隱約間...好像...好像看到瑪克了......
我也沒看清楚...就暈過去了......”
 
“你也看到瑪克了?”
香勻聽勞爾這麼說,心裡有底了,看來剛才進門看到的,是瑪克沒錯。
 
“該不會是這陣子太忙,沒陪瑪克聊聊天,他來提醒我了!”勞爾,倒還挺看得開。
 
“明天,去看看瑪克吧!”
 ------------------

 隔日深夜......


趁著勞爾在樓上哄梅爾睡覺,香勻一個人繞到了後院......
 

 
“嗨,瑪克…我是香勻......”
 



“昨晚…你來過了吧!這是勞爾替我們修的房子,你還喜歡嗎?......”
 
“勞爾真的是你的好兄弟…他很照顧我們......前幾天我讓梅爾認他做乾爹了......”
 
“梅爾長大了一點...很可愛又聰明...跟你很像......你真該看看他......”
 
說到這裡...香勻終於忍不住哽咽了.......


 
“...瑪克......對不起...我真的不想這麼做......”

“我真的不想殺人...如果可以...我真希望把自己的命賠給你....
..要不是...要不是那個雪女這樣逼我......”
 


“怎麼!怪我啦?”
 
聽到這聲音,香勻倒抽一口氣!
 


“別以為我不在,就什麼都不知道!”

 


 “妳又來幹什麼?”香勻怒道。

“今天是收帳的日子,我不來要幹什麼?”雪女說。
 


雪女看了瑪克的像一眼,走向墳頭施起法來......


 

只見瑪克墳頭上昇起一片紫煙,逐漸繞向雪女周身.....而後逐漸消散........
 



看到這般情景,香勻忍不住又哭起來....
 
雪女極為不悅的看著香勻:
“妳這女人,真不開竅!哭得我都心煩了!”
 


“不過妳還真不簡單!這一個剛走,馬上就找到人遞補上了!
樓上那個小白臉挺好的~~”

 

香勻聞言一驚:「妳說什麼?!」
 
雪女:沒什麼!我只說妳家新來的那個小白臉很對我的胃口!



“他只是朋友!妳......妳不要動他的歪腦筋!”
 



“瞧妳激動的!我管他是朋友也好,是情人也罷!
反正這日子是妳在過,我也不管妳找的是哪門哪戶的牛頭馬面,
總之~別讓妳姑奶奶我等太久就是了!”雪女一副無關緊要的說著,

“別忘了!讓我等太久,我是會自己動手的呦!”

語畢,雪女一擺手,消失在黑暗中......



此時香勻的心,緊糾成一團....

當初只是單純的請勞爾住在家裡,幫忙度過這段非常時期,
沒想到,竟然差點害勞爾也惹禍上身......

香勻又想起昨晚勞爾倒地不起的景象....



她才剛害得瑪克一命歸西,這回若再讓幫自己許多忙的勞爾賠上性命....

那她....還是人嗎....?

香勻將牙一咬,
“雪女...我不能讓妳動勞爾一根寒毛......”
 --------------------

勞爾哄睡了梅爾,習慣在睡前清理家中的垃圾......



清理過,正要回房,經過玄關......



“梅爾睡了吧?”
 
黑暗中,勞爾聞聲嚇了一跳,才發現香勻一個人坐在客廳裡......
“呃...梅爾睡了...香勻怎麼不開燈?......”
 
“勞爾,有件事...想跟你談談......”
 


勞爾:...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?

香勻沉默了一陣,好不容易說了句
"勞爾......真的很謝謝你..."
又止住了話頭....

 聽香勻這麼說,勞爾笑了一下:「不客氣!瑪克剛走,幫忙照顧你們是應該的......
只是...香勻......妳應該不止是想跟我說謝謝吧?
 
“勞爾你真是個明白人,說話總是這麼乾脆......"香勻有些尷尬,
“謝謝你這段時間幫我操持家務,那時候我央請你留到梅爾斷奶之後,
只是現在...現在......恐怕... 不能...再讓你住下去了......”香勻既愧疚又沉痛地擠出這句話,
 
“...我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......我是真的有苦衷的...但...現在說這些...你大概也不相信了......”
 




兩人沉默良久,勞爾終於語氣平靜的說:
"從這段日子相處,我願意相信香勻依舊是個真誠的人......
我這麼問不是想死乞白賴的呆在這,只是如果妳能將原因告訴我,
或許......我還可以再幫上什麼忙?"
 


香勻搖著頭:
"謝謝你一直都想著要幫我...但這就是我的苦衷...
我真的很想告訴你,可是實在不能說......

我唯一能告訴你的是......

在我來到雙子溪前,發生了一些事,而這件事,最近又纏上門來......
我不想讓你也牽扯進去,因此....
請你暫時離開我們家,是我唯一能想到使你不受到傷害的方法......"
 


勞爾聽完香勻一番話,長嘆了一口氣,微微點了頭,站了起來:
"...如果是這樣,我也不再追問了....明天一早...我就會回去了......
 


“勞爾!”
香勻叫住他,還想再說什麼,卻欲言又止,
"...希望這樣不會讓你覺得很難堪...如果你心裡怪我不夠厚道...我...可以理解......"
 


勞爾:我勞爾還算個坦蕩的人,要是真的怪妳,我會直接說的,別想太多!
這段日子,在你們家很愉快......

香勻:謝謝你,勞爾......
----------

 隔日一早......
 


“...恩...是...我今天就會回去...不用不用...你把鑰匙放在宿舍門房就好......”
 



勞爾:香勻,我回去了!自己要保重!

香勻:謝謝...以後...希望你還是可以常來看梅爾.......
 
勞爾:嗯,會的!



"梅爾~乾爹要走囉!在家要乖乖聽話喔~乾爹之後再來看你!"










 “再見...勞爾.......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三章結束!

香勻送走了勞爾

究竟第二個獻給雪女的祭品是誰呢?

香勻心裡有個數了........

敬請期待:第四章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簡單番外篇:

 相信大家都看到那幅瑪克的照片了
並不是凡妮斯犯規不用畫的而是......



凡妮斯真的很難看懂香勻到底在畫什麼東東....
所以乾脆用照得比較快速又清楚...
------

接著是真相大剖析.....

勞爾真的是因為遠遠看到香勻在哭才從涼亭走出來的嗎?
以下是真相....



他原先只是想吃野餐桌上的熱狗的........
-------------

往下是漏網鏡頭:



警察來家裡....
香勻不知道在歡呼什麼勁......



不曉得她是覺得梅爾哪裡長得不對勁了....
-------------

最後是幾張連環圖
凡妮斯在遊戲過程中曾經出現一次存檔錯誤
這是存檔前發生的怪事...







這不是勞爾有問題....
就是房子鬧鬼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