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爾凡妮斯的模擬夢幻島

關於部落格
Welcome to Sylvanes' Sims Neverland
  • 237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黑寡婦挑戰】雪夜‧歸人─第四章‧水劫



前情提要:
 
香勻害怕不講情理的雪女,會逼她對幫了自己許多忙的勞爾下手,
出於無奈,只好請勞爾離開。
而誰又會是雪女的第二個祭品呢?



目送勞爾開車離去,香勻的心裡有三分舒坦,至少她暫時不用擔心勞爾的安危;

然而卻又有七分難受……
雖然勞爾表明了不怪她,但她心裡怎麼過意的去?
加上雪女不斷催逼,擒殺十個男人這樁事又怎生結果?



算了!暫時放下吧!偷這一時半刻,出去散散心吧!
或許會有什麼轉機…即使…微乎其微……
 -------------



來到市府廣場,香勻很自然的走向那座曾讓她找回短暫幸福的噴水池……
 


......就在那張長椅上,香勻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背影......
 
“這背影…好像……瑪克……”
香勻不自覺慢下腳步……

 

緩緩靠近...
香勻的心在微微顫抖...
直覺告訴她,那不是瑪克,但她仍舊要見那人的面,才肯相信......




...他.....................
果然不是瑪克.......
 


上前簡單打了招呼,他只是住在沙凡納巷的普登斯菲尼克斯先生.....
 



轉過身來,她突然感到失望,雖然香勻不曉得自己原本究竟在期待什麼?

坐在噴水池畔,遠處走來一對吵鬧的情侶......
二人停腳在香勻面前,而香勻目睹了接下來發生的一切.....



男人:不要再說了!我要跟妳分手!

女人:憑什麼?你說我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女人?
 



男人:妳還敢說?妳哪一點都比不上她!就說這穿著品味!妳瞧妳穿這什麼衣服?
全身花花綠綠,要不要再裝幾顆燈,還會發亮勒!
這種衣服妳敢穿,我還不敢看!
帶妳出門超丟臉的妳知不知道!
 


女人:你也敢說我!你這人衣服臭了也不換,髒了也不洗,最後還不都是我在幫你洗!
頭髮從來都不整理,一整天就知道窩在電腦前面,你說我沒品味,至少我把自己打理的乾乾淨淨!
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哪種貨色!我就瞧瞧你外面那個女人能忍你多久!
最好到時候你被她狠狠甩掉!我就先祝你分手快樂!
 

男人憤憤的離開...
只留下女人在原地不斷的哭泣......

一旁又走來一個長髮女人......
 


長髮女人:剛剛我都看到了...其實沒什麼好傷心的...

女人:那個王八蛋竟然把我甩了!

長髮女人:嘿!冷靜點~冷靜點!
 



 女人:他當初明明就說很欣賞我的穿衣風格跟我交往的!現在竟然因為這樣甩掉我!!

長髮女人:他這種狗屁理由鬼才相信勒!根本只是他用情不專,隨便編一個的!
要是他是一個好男人,就算妳哭到淚腺發炎我都不會勸妳,
但是這種四處拈三惹七的男人,就算死一百個也不值得心痛,妳哭他幹什麼?
 


長髮女人:趕快忘了那個壞男人吧!

這一番話,讓香勻又思忖起來......

瑪克的離去會讓她心心念念、傷心欲絕,就是因為他對她太好了......

或許她真該找個“壞男人”...
但誰是“壞男人”?她認識嗎?

 
傍晚,香勻有些餓了…



在公園的一角,一對野餐的夫婦,提醒了香勻一件事......
 



妻子:你有沒有看到最近的報紙?那個※#@好像要繼承一筆遺產,不過條件是他要先結婚生子才行,
如果嫁給他就可以住大房子和過豪華生活,感覺好像不錯耶!
 


那丈夫一聽一驚,嗆得猛咳......
 


丈夫:不會吧!老婆~妳…妳喜歡他那種啊?他又黑又花心,怎麼會有人想嫁給他啊?

妻子:很難說喔~如果你不賺多一點錢,說不定我會考慮嫁他喔!

丈夫:......不要啦!我很努力了啊!......
 


香勻想起來了!惹七拈三的男人她知道一個,就是那妻子口中的那個人......
 -----------------
 
最近鎮上新開了一家音樂Pub...



叫做「草地上的提琴手」
聽說那人常在那裡出沒.......
 



香勻看著鏡中換了造型的自己......
換造型,就當作換了心情,她現在應該去找下一個......
“壞男人”......
 


香勻不曉得,找一個即使死了也不痛不癢的“壞男人”,要付什麼代價......
 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進Pub,香勻一眼就瞧見那人在舞池那頭,本來應該上前攀談......



香勻卻怯步了!她,還是下不了決心...
說他是壞男人,是有多壞?如果只是因為他拈花惹草,處處留情,也不至於置他於死吧?
 



香勻在吧台邊坐了下來.....
再等等吧!暫時觀察一下動靜再說......
 
不久,兩個剛進酒吧的女孩,開始竊竊私語起來......
 


“欸!舞池那個不是城市樂團的首席吉他手嗎?他竟然出現在這耶!”
 
“有什麼好看的?他最愛到Pub找女人,妳都不知道?”
 


“上次來這裡我剛好坐他旁邊,他竟然想摸我大腿!”

 “那妳有給他摸嗎?”

 “當然沒有!他又不帥!給他摸我還吃虧勒!”

“說得也是!”

“妳又不是沒看小報,某個傻女人懷他的孩子,
結果他不但帶那女的去打胎,最後還把她甩了,害那女的跑去跳河!
這種男人最犯賤了!
結果報應來了,他被他家老頭子規定要結婚生子才能繼承遺產,根本是自己找罪受!”
 


香勻忍不住回過頭去......




“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嗎?......”香勻在心裡嘀咕,“原來...你也是害過人的...”
 



“欸欸欸!那傢伙一直往這邊看耶!”
 
“噓!那就別說了!"
 
“他過來了!"
 
“還不趕快閃人,省得麻煩!”
 



“兩杯特調!給這小妞也來一杯!”
 





盯住放在眼前的這杯酒,香勻在心中乾笑了一聲......

當初來到雙子溪鎮,就是因為那杯白衣男子請的酒而失身的......
 
看來請女人喝酒的男人...都沒安什麼好心......



“嘿!小妞,我看過妳對吧!妳家住在橋頭那戶,前陣子還在整修房子不是?”
沃夫這傢伙竟然知道她家住在哪!
 
“那妳也是我鄰居了!”
 鄰居?香勻只記得同一條路上有棟房子寫著「沃飛」,難不成那就是他家?
 


“而且...妳先生剛死不是嗎?”沃夫這句話,說得意味深長,
“真可惜他是個短命鬼,放著嬌妻無福消受.......妳一個人在家,很寂寞吧...”
 


聽到這,香勻有些沒好氣的回到:“寂寞倒不會!至少我還有個兒子陪我!”

“喔!妳還有個兒子?那就更好了!”語氣中,聽得出沃夫的竊喜,
“既然妳現在沒老公,不如.....嫁給我怎麼樣啊!”
 


 香勻很清楚身旁這男人打著什麼算盤!

看來他必須要結婚生子才能繼承遺產的傳聞是真的,
若是如此,哪裡還有比娶她這樣已有孩子的寡婦,還來得方便的事?

 


 “你想娶我?這種沒感情基礎的婚姻,你不覺得太草率嗎?”
 
“感情?哈!感情這種東西,只要有臉蛋,一切都好培養不是嗎?”




“說穿了!你是為了繼承那筆遺產吧,沃夫先生?”

“是又如何?平添一筆財富,還可以光鮮亮麗做一個貴婦,對妳也沒什麼損失!”
 



這是天大的好機會!但是香勻...依舊沒有立即答應......
 
雖然,她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來找沃夫的...

但再怎麼說,香勻依舊是個家庭觀重的人

她打心底不齒身旁這個將感情當作玩物的男人

“讓我回去考慮再說......”
她起身要離去…




“這麼快要走啊!那我送妳回去……”沃夫湊了過來…
 


“一路上妳可以好好的考慮……”
 


“這……”
-----------------

一路上…
沃夫頻頻從後視鏡瞄著她…
 



天知道…他究竟在想什麼?
-------------------
 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



“到妳家了!妳的考慮結果如何?”
 
“這個……”
 
“如果妳這麼在乎感情基礎…今晚…我們可以好好培養感情……”
說著,沃夫就要進門……
 



香勻心頭一驚,緊張的抓住門把……



臉上卻仍帶著笑:“你自己說了,要培養感情,結婚以後有的是時間!”
而後將沃夫往門外一推,順手將門帶上!




沃夫在外頭喊著:“就這麼說好了,明天叫律師來簽字!
別讓我等太久,我可是很容易改變心意的啊!”
 



聽著外頭腳步聲逐漸遠去,香勻才鬆下一口氣…
 
她一顆心兩個聲音在吶喊,
一個告訴她,沃夫這個人實在令她反胃,若是答應他,根本是引狼入室;
另一個卻告訴她,這不過就是一場利益交換,送上門的好機會,不做倒可惜……

究竟….該聽哪個聲音?……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.................

香勻…
還是決定…跟著沃夫去見律師……



律師:“沃夫先生,你確定要結婚了?”
 
沃夫:“當然!不然找你來幹什麼!”
 
律師:“柳小姐,妳確定要嫁給沃夫先生?”
 
香勻:“嗯……”
 



律師:“既然雙方都同意,那麻煩你們在合約上簽個字!
婚宴場地明天就會幫兩位準備好,隨時都可以舉行婚禮!”
 


沃夫:“現在我有老婆和小孩了!那棟別墅總該歸我了吧!”
 
律師:“不好意思,沃夫先生!一切合約條件,必須在婚禮舉行之後才正式生效。”
 
沃夫:“開玩笑!我才剛把租屋退租,老傢伙的別墅現在不給我,這兩天是要我住哪裡?”
 



沃夫突然想起什麼,一挑眉,看著香勻:“小美人,今晚就先住妳家吧?嗯?”

香勻一愣,儘管心中不願意,也不好說出口,
再怎麼說,簽下那紙合約,他們也算是名義上的準夫妻…
不讓他住…似乎也說不過去…..

而引狼入室…就是這麼回事……

沃夫本來就不是什麼厚道的正人君子....
來到香勻家,一點也不客氣……
不僅任意使用家中的一切,還不忘批評一番…

 

“這輩子沒看過這麼小的電視!這電視螢幕也太小了吧!給誰看啊?”
 


“怎麼一點好料都沒有?這些東西能吃嗎?怎麼連酒都沒有?”
 
這一切,香勻默默的忍了下來……
只要不礙到她和梅爾,香勻只圖個眼不見為淨!

惡夢…當然不會這麼簡單…
................... 
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

好不容易熬到沃夫出門演奏,香勻原以為總算可以沖個澡暫時放鬆一會兒……
 




誰知……
沃夫竟然不知什麼時候悄聲走進了浴室……

香勻轉頭看見突然開門走進浴室的沃夫,大吃一驚!



“你…你幹什麼?”
 








“這種好機會,不來玩玩怎麼行呢?”
 



 “不要!…你...放手!.............”
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
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

 “怎麼樣?這種遊戲夠刺激吧?妳前任老公不會跟妳玩這些吧!嗯?”
 


“過一陣子妳就會喜歡了!哈哈哈哈……”

香勻…背過身去…
流下一道無聲的淚......
 



她起身,離開.....
 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
 
婚禮當日……

 



婚宴上來了各色人物.........
 


但真正在乎與祝福這場婚禮的人又有幾個?




這場婚禮對於當事的二人,似乎也顯得無所謂......
 



沃夫逮著人多的機會,爬上水池高台要大現身手
 



香勻毫無半點嬉鬧心情,交換過戒指,她獨自走到長椅前……




一個女孩走了過來,香勻認出她是那日酒吧裡竊竊私語的女孩中其中一個。
 
“嗨!我叫凱莉!”女孩主動打了招呼,“漂亮的新娘子!妳怎麼不跟大家一起跳舞?”
 



這時傳來眾人興奮的尖叫聲,香勻循聲看去,
看見沃夫激動得彈著吉他,不知什麼時候脫得只剩一件內褲……
 


 “哈哈~當個公眾人物的老婆也不容易!得跟眾人分享老公的注意力!”凱莉笑著說。
 
“嗯…是啊…”香勻回到。

凱莉聽香勻冷冷的回覆,靜默半晌,又問:“冒昧問一句,妳真的是因為喜歡他才嫁給他嗎?”

“……是啊……為什麼問?….”香勻依舊不帶半點表情的說出這句話。

凱莉笑了起來:“沒什麼!只是我見過嫁給自己喜歡的人,都是歡天喜地的,妳倒是挺特別的!”
 



就在香勻與凱莉說話的同時......
 




渾然忘我的沃夫一腳踩空跌進水池裡.......




賓客們先是一愣,而後卻都笑了起來,
因為沃夫也曾在一次演奏會故意落水,把觀眾們嚇得半死,
後來才發現不過是沃夫的演出噱頭......
 
只是這次,誰都沒料到,這並不是沃夫故技重施的把戲……
 








當眾人發現情勢不對,一切…都晚了……
 



趕上前的香勻一臉詫異!不敢相信沃夫就在她眼前溺水而亡!
 



但是回神的當下,香勻沒有放聲大哭,她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切.......
 



“真是遺憾!”
賓客們一個個都來向這位只做了沃夫半日妻子的香勻致哀......
 


婚禮成了喪禮.......
 


賓客散去,香勻傻傻的站在空無一人的婚宴場地…
 



湛藍夜色下,只剩她孤獨的身影......
 


走上樓梯的香勻,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…

這眼淚,不為沃夫而流,婚禮上的意外,倒讓香勻輕鬆了!
只是,天底下,哪有像她這般孤悽狼狽的新娘?



她現在唯一的安慰,只剩下梅爾一個……
 -------------------
 
隔日,沃夫的律師很快的上門來拜訪…



“柳小姐,對於沃夫先生落水意外,我們感到非常遺憾。
依照合約規定,您可以繼承沃夫先生所有遺產以及身故保險金,
只要您簽字同意就可以了!”
 


香勻細看了手上的文件,說到:
“五萬塊的保險金我收下了,
至於沃夫的其他遺產,不管是錢還是房子,請您全權處理,替我捐出去吧!”
 


“柳小姐!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產,您…要這樣就捐出去嗎?”
 
“反正,我也用不了這麼多…我已經決定了!就麻煩你了!”
 



“好吧!既然如此,我們完全尊重您的決定!我會替您處理!再會!”
 



這個時候...會是誰打電話來呢?




"喂?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四章結束!

偶終於把個一直看不順眼的沃夫做掉了.....

下一篇是第一到第四章的完整番外篇

不過要等凡妮斯11/15回台灣後

才能繼續製作囉~

敬請期待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要來自首一下
沃夫的翹辮子
凡妮斯犯了一點規
原本黑寡婦規定丈夫死亡不能發生在家以外的地方
可是那樣實在不有趣.....
所以我就犯規了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簡單番外篇:


天哪!
梅爾~~~~你到底怎麼了?快把頭伸出來啊!




說到沃夫的鹹豬手....
拍得到這些~~一切都要感謝Bug!!!

其實這個狀況
只是因為他們兩個同時要離開
沃夫被香勻擋住
結果就重疊了

而這時沃夫"容易興奮"的老毛病犯了
就在那裡狂拍手

結果看起來就像是他的鹹豬手在亂吃豆腐啦!XDDD



Pub裡面的漏網鏡頭.......囧




香勻竟然邊哭邊偷看
感覺超沒誠意的XD



不知道為什麼死神先生今天這麼閒?

收完沃夫的業績

還有心情坐在那裡看書XDDDD


最後
要跟大家介紹一個人物!



這位小姐竟然叫做「孟婆湯康絲坦斯」
這名字實在太經典了!!

不知道她先生是不是姓「奈何橋」?XDDD

----------------
阿嗚~
忘記說了~
那個Pub不是凡妮斯蓋的啦!
凡妮斯光寫故事就沒時間蓋屋了....況且也沒才啦XD
那是從TSR上下載的喔
他的英文名字就叫"Night Club"的樣子
「草地上的提琴手」這名字是凡妮斯自己亂取的啦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