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希爾凡妮斯的模擬夢幻島
關於部落格
Welcome to Sylvanes' Sims Neverland
  • 2381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黑寡婦挑戰】雪夜‧歸人─第五章‧風波



前情提要:
香勻第二任丈夫在婚禮上落水身亡,香勻收下身故保險金,
其餘巨額遺產一蓋回絕,此時電話響起,不知是何人來電?
 


“喂?”
 
電話那頭一個男子的聲音:
“喂?是柳香勻小姐嗎?我是刺青師凱斯泰瑞!
妳之前託我注意的刺青圖樣,有……”
 


 “有新消息了嗎?我馬上過去!!”


 

“到德雷沙龍!請開快一點!”
 


在計程車內,才發現自己的雙手不住顫抖,
她不知道會迎來什麼消息?

找到那個人了嗎?還是那人已經不存在了?還是…...?

香勻無法打斷自己做所有可能的猜想,這一切在方才的電話都應該問個明白!

但是,她等不及了!


然而,來到沙龍門口……



香勻突然感到一絲懼怕!

刺青師捎來的,若是好消息最好,若不是......
她不曉得她的心還能承受多少衝擊......

香勻在門口呆立了片時......



不安地踏出邁向未知的一步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
 



“泰瑞先生,我是柳香勻。關於那個刺青男子,有…好消息嗎?”
 



 “也不是太大的消息啦......”
聽到這,香勻的心涼了一半.......

刺青師接著說:
“我跟前一位刺青師傅借了作品集,想確認裡面是不是有妳說的圖樣。”
 


 “我一張一張跳,妳跟我說是不是就好”



  “是這張嗎?”
香勻搖搖頭......
“這張呢?”
“不是......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
........

 刺青師的手指在螢幕上滑動,
近百張圖片自眼前流過......



隨著圖片逐漸減少,
香勻感到自己的眼淚就要奪眶而出...... 

就在此時......



“等...等一下!前面那一張!”香勻大喊一聲!
 
“是......這一張嗎?”刺青師問。



香勻仔細端詳,生怕認錯了......

“是!是這個!肯定是的!”



 “有這個刺青的人是誰?他叫什麼名字?他住在雙子溪嗎?”
香勻難掩激動,連珠似的追問,
深怕慢了一秒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就在轉瞬消逝。
 
“呃…這圖片下方的註記只寫了‘布魯克。雙子溪’一行字 ”刺青師又查了查。
 
“沒有更多的訊息了嗎?”

“看起來……是沒有了……”
 


 “唉......”香勻忍不住失望地嘆了一口氣......



 
刺青師:香勻小姐,這個有老虎刺青的人,究竟跟妳有什麼關係?

香勻:這個問題...很重要嗎?

刺青師:妳透露的越多,或許我能幫的忙也更多。
 


 “他......” 香勻遲疑了一會兒,

“這個有老虎刺青的人...常常在我夢裡出現,只是每次都看不清他的臉...
我這輩子一定要見到他才甘心......”




 刺青師一聽倒興奮起來:
“夢裡面的人嗎?哈!那就是夢中情人囉!?
哇塞!沒想到在現實生活中還真的有這麼浪漫的事!”
 



 聽到刺青師的反應,香勻暗暗覺得好笑...

夢中情人?虧他想得到!
說是在夢裡見過,不過是信口謅的託辭罷了!
那人若是入得了香勻的夢,肯定只會是惡夢一場。




“有辦法找到這個人嗎?” 這才是香勻此刻最關心的問題。
 
“很難說...不過通常有做過刺青的客人,再回來的機率都很高...”刺青師答道。


 

“妳放心,既然是妳的夢中情人,這麼重要的事我是幫定了!
只是幫妳找到他之後,可別忘了我這個大媒人喔!”



 
“那當然,如果能幫我找到那個人,
只要是我拿得出的謝禮,你要什麼都行!一切就拜託你了!”
 
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



步出沙龍,襲上香勻心頭的是一陣熟悉的失望感...
原本期待著什麼大消息,結果只不過是向她確認一件她早已知道的線索......

唯一獲得的是“布魯克”這個不知是姓還是名的名字......

香勻的心情像是一碗熱湯,辣的、鹹的、甜的、苦的都傾在裡頭般的五味雜陳...
 
-------------
 
因為急著出門,第一次請保母的香勻,一踏進門看到的卻是這幅景象......



梅爾:我要趴咪啊~~哇啊啊啊~~

保母:不要再哭了啦!!



 
香勻趕忙抱起梅爾哄著:喔喔~乖乖~不哭喔~~

原本吵鬧不休的梅爾在香勻懷裡終於安靜下來……




香勻對保母本來就不甚信任,一回家看到這般情景實在難掩不悅:
“我請你來照顧小孩的,你怎麼就放著小孩任他在地上哭呢?”
 



 “阿姨不好意思...我幫他尿布也換過了,牛奶也餵了,可是他還是一直哭,
要陪他玩他也不要,不斷喊著‘趴趴’什麼的...
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要爸爸還是媽媽......
既然阿姨你回來,那我也該走了!”

保母見了香勻如見救星,說完一溜煙的就跑了。
 



 “梅爾說過要找爸爸嗎.........?”

保母的話讓香勻有些不安......



 儘管梅爾可能沒有意識到現在喊的到底是爸爸還是媽媽,但他終究會長大,
萬一梅爾問及“爸爸”的問題...

香勻究竟該怎麼回答......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當晚......
準備就寢的香勻聽到樓下傳出聲響,趕緊下樓察看......


 乍見瑪克出現在客廳!香勻愧疚之情一湧而上,奔向前去抱住了瑪克...........


 “瑪克!對不起!雖然知道即使我說了千萬個對不起,你可能都沒辦法原諒我,
我還是要說真的很對不起......我好想告訴你我這麼做原因......”

“不哭......” 瑪克的聲音顯得遙遠而不真實,
他附在香勻耳邊說:

“我的兒子...會知道一切真相的......”
 
話音一落,香勻感到背脊一麻,瞬而驚坐起!
 


竟然是驚夢一場!!

然而一想起夢裡瑪克說的那句話...

“我的兒子...”
指的不就是梅爾嗎?
如果讓梅爾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被母親親手毒死的,香勻要怎麼面對梅爾?

 
想到此,香勻暗暗做下一個決定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




 
她......要把真相藏在那幽深的地下室.......

 



帶上一道厚重的暗門...............
 




 這一切,都將擋在這一排排書櫃之後…….
 


 真相或許藏不了永遠..........

但.........
過得一時.......是一時.................

比起此事,香勻眼下還有一件更不願面對的事.......
 


不住的噁心......
 


 與嘔吐......
 


直指一件事實.........
 


她,懷孕了......

懷了......沃夫的孩子......
 .................



 基於對沃夫的厭惡,香勻不想要這個孩子!
 


 她四處尋找偏方,為的是千方百計拿掉這個孩子……
 
但,天不遂人,香勻只能看著自己肚子一天、一天大起來......
................
.......

直到.....
香勻在貨車餐廳前遇見了一個人......



女人:嘿!嗨!你不是那個嫁給沃夫‧迪安德烈的柳香勻小姐嗎?

香勻:恩,妳是…?

女人:我是鮑爾蓋拉,我有參加你們的婚禮喔!
嗯......很遺憾婚禮上發生的事......




蓋拉看著香勻的肚子,接著說:
“恭喜妳懷孕!沒想到沃夫還有這好運氣,能有個遺腹子!”
 
這話,香勻聽在耳裡並不十分高興......

但基於禮貌,香勻還是簡單的回了話:
"看起來妳也懷孕了!恭喜!孩子的爸爸應該很高興吧?"




一聽香勻這麼問,蓋拉笑了起來:

"孩子的爸?孩子的爸是個沒擔當的軟腳蝦!一發現我懷孕就躲得不見人影!"
 



“...既然這樣...難道......妳沒想過把孩子拿掉嗎?”
話一出口,香勻有些詫異自己竟然會這麼問。


 

“拿掉?我還真沒想過!”蓋拉說得一派自然,“況且,我沒理由拿掉孩子啊!”
 
“但是這孩子...不會讓你想起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嗎?”香勻幾乎是不加思索的脫口而出。
 
“或許吧!” 蓋拉聳了聳肩又癟了癟嘴,“但是不管孩子缺德的老爸做過什麼,
都與小孩無關哪!他是他,又不是他老爸!
孩子有權力出生在這個世上,也有權力得到他應得的關愛!
再說,我又不是養不起他!”


 
一番話,振振有辭,說得香勻啞口無言.........

或許蓋拉說的對......孩子是無辜的......
他該是生來受人疼愛,不是生來揹負父親的債.......
 


況且,算上十個不論已經或是即將葬送在她手上的男人性命,
香勻不應該因為自己的自私,再添一筆血債......
 
若真是如此......





那就生下她,好好的養育好好的愛她吧!
 



 香勻只有默默期待......希望這個孩子──狄莉絲,
不要像她的父親.........
.............
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梅爾的生日,很快就到了......
 






 那一雙碧湖水般綠的眼睛,活脫脫似瑪克一個模子印出來的......

 


勞爾:梅爾,過生日想要乾爹送什麼禮物啊?

梅爾:我想要一台電腦!

勞爾:那乾爹明天帶你去挑!

梅爾:好啊好啊!謝謝乾爹!
 



派對上的賓客逐一離開,勞爾應梅爾的要求,留下來過夜......
 

夜,深了......


 
香勻靜靜餵著狄莉絲睡前奶,並哄她入睡……
 



勞爾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房門口,默默看著這一幕......
 
“香勻......她...是誰的孩子......?”




 “呃…勞爾…你什麼時候在這的……”

“香勻,妳還沒回答我。”勞爾的語調不帶一點起伏。

“她…她是…瑪克的啊……”香勻低下頭刻意避開了勞爾的眼神。




勞爾:......香勻...我一直當妳是個單純的人,沒想到妳......也會說謊......
 
香勻: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


勞爾:......我在局裡歸那宗沃夫‧迪安德烈婚禮上落水身亡的檔案,
我看到配偶欄…寫的是妳的名字……
這孩子…是他的吧!
 



 “……所以你覺得我背叛瑪克…?”香勻別過頭,悶悶問了一句。
 



“什麼?”勞爾以為他聽錯了。
 



“所以你要替瑪克來指責我背叛他的嗎?”面對勞爾興師問罪的態度,
香勻壓在心裡那股因沃夫而起的憤怒與委屈,被撩撥了起來。



 
“這跟背不背叛無關!妳......”
 
“既然與背叛無關,你為什麼開口閉口都是瑪克!”香勻打斷他。

“因為瑪克不會希望妳守寡!但是妳要改嫁也得挑人吧!!”
 
“如果瑪克不希望我守寡!你又有什麼資格管我嫁給誰?!”




聽著香勻針鋒相對的逼問,勞爾的火氣終於冒上來:

對!我當然沒有資格!我又不是你的誰!
但以一個朋友的立場我只是無法相信妳竟然會嫁給沃夫!雙子溪有名的登徒子、摧花客!
我不相信妳會不知道他是什麼樣貨色!
為什麼?為了他那筆財產嗎?
妳明明可以找個會珍惜妳的人!
結果妳不但嫁給他,還生了他的孩子!
妳為什麼要這樣糟蹋自己?!




 “財產?誰稀罕他的錢!他的財產我一毛都沒有收!!
生他的孩子!你以為我願意?
我因為被沃夫強暴才生下這孩子,這樣的答案你滿意了嗎?”

香勻幾近崩潰的嘶吼著!!!

“是!我騙你她是瑪克的孩子!但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說謊?
因為我必須騙自己那是瑪克的孩子,我才可能好好的養她!”
 


“!!!”
 
勞爾聞言大驚,頓然噤了聲!

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



“媽咪......妳...在跟乾爹吵架嗎......?”
 


梅爾小心的推開房門,聲音裡帶著一點膽怯。
 



一看見梅爾,香勻慌忙掩飾:
“沒有...沒有......媽咪跟乾爹討論事情......”

“可是你們...剛才好大聲......”梅爾依舊十分擔心。
 
“沒事沒事.........”
 



 “梅爾再去睡吧!不好意思吵到你了......要不要媽咪幫你蓋被子?”香勻的語氣充滿了疼惜。
 
“恩...”梅爾撒嬌應了一聲。
 

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


 
“被子要拉好喔!晚上不要踢掉了!”
 



 “嗯~媽咪晚安.........”

...........

 走出梅爾房間......



勞爾叫住了香勻..........



 “香勻...對不起......我剛剛對妳說的那些話...太過分了......我不知道妳是被......”
勞爾語塞,不曉得該說什麼才能表達自己的歉意。
 


 
“................沒關係.......不能怪你.............”
 



 “.........發生這種事...妳如果跟我說...我....可以回局裡想辦法辦的.........”
 
“辦...?怎麼辦?人都死了...孩子也生了......”香勻苦笑一聲,再抬起頭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




“勞爾...有些事......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麼簡單........
有些事...既然發生就無法再回頭了.........”
...............
....... 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德雷沙龍......


 
男子:你是新來的刺青師吧!我是卡登,預約來做刺青!
圖片早上傳過來了,有收到嗎?
 



 泰瑞:喔!有收到!卡登先生麻煩您先換衣服,我準備一下顏料、洗個手就可以開始了!


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
..........



 “呃...這是.....................”
 
--------------------
 
第五章結束.......
 
真是快昏倒了....

勞爾跟香勻吵架那一段真難寫啊......
 
--------------------

簡單番外篇:

ㄝ~~~因為我猜會有人問,
所以我決定自己先說!

可能有人會把瑪克在這集的出現當作是託夢

但我自己的設定是:

這是因為香勻日有所思夜有所夢
那只是她心中一個陰影的體現!

就這樣......


這集香勻遇到的NPC

一個是刺青師凱斯泰瑞、另一個就是鮑爾蓋拉

那個泰瑞我一直以為他是小鎮住民
因為在別人的傳奇裡也有看到他出現
沒想到跟蹤他才發現他是遊民......真是太奇怪了

至於蓋拉.......
哈哈哈~~
她是打開雙子溪就會有的原居民
她真的有老公
叫巴弟貝利



巴弟對不起啦!
誰叫你老婆剛好被香勻遇到....
而本人又剛好想出這種劇情
因為劇情需要,你就委屈一下吧XDDDD

----------------

雖然沃夫上一集就掛了!
但是凡妮斯忽然覺得只讓他死一次真是太少啦!!!!

原因就是這個:

就在香勻遇到蓋拉的當天...

雪女也跑來貨車餐廳

那個心碎泡泡不是通常只有兩個人關係在心儀對象以上才會有嗎?

那意思就是!!!!

雪女跟沃夫也有一腿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~~~~~

沃夫我應該把你鞭屍九百然後再讓你死一次的啊!!!




這是香勻家地下室目前的佈置.....

基於前一張的事情

我現在覺得把沃夫丟地上也難消我恨哪.....




香勻生完小孩那天晚上家裡遭小偷....

然後我才發現我忘了裝防盜器....

還好有來得及打電話

但是我說模三的小偷什麼不好偷?

怎麼老是專愛偷馬桶啊!!!

香勻家馬桶又不是黃金做的!




沒想到香勻竟然跟來收拾小偷的警察拋媚眼..........

喂~~~~妳是來當黑寡婦的!不是來當卡門"盪婦"的!




我發現不知道遊戲更新到哪一版(是裝了夜店嗎?)以後

即使派對請了一堆人來

但如果他們跟壽星關係不夠也不會圍過來幫壽星慶生....

可是.....

卻會圍過來搶蛋糕啊!!!!




最後附送勞爾媚眼照一張XDD

(重點是他拋媚眼的對象是他乾兒子梅爾.........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